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不是没遗憾

  尽管在新的岗位上工作不过三个月,但是我写的专业文章,在本地的报纸上已经登发两篇了。我得承认,之所以写那些东西,完全是领导授意,为了给单位做软性广告用的。
  相比前几年接二连三在北京青年报上发稿,现在所谓的铅字,已经不足以引起我丝毫的兴奋和激动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过去发在北京青年报的文字,象是自己精心养育的孩子,无论怎样,都是最好最得意的。而现在呢?按理说也是孩子,但那是计划外的,不讨喜欢的。
  不得不遗憾。
  我目前的状况,很难写出过去坦诚与热情的文字了。
  有一种东西,在我的心里死掉了。这使我的灵魂里,滋长了太多消极的情绪。
  因而当然的,我不可能写出纸质媒体所需要的那种积极的热烈的温暖的关怀的文字来。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57

球王的谢幕

  俺儿子今天一直哀叹齐达内那致命的一次头球——他这一顶,结束了自己辉煌的足球生涯,也拉开了俺家儿子长达一个月的洗碗岁月。
  今天中午俺象可怜老齐一样的可怜他,俺说算啦,俺替你洗了吧。
  儿子还不肯,唉唉地叹息:齐达内啊,那个人到底跟你说了啥呢。一边磨蹭着收拾碗筷。
  还别说,洗的挺行,桌子也擦的干净整洁。

  刚刚我上网查了查,老齐到底怎么就突然大发雷霆发力顶了人家呢?任何事,总是事出有因的。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49

哪儿错乱了



  瞧瞧吧,这就是我现在所看见的日志,一斑而窥全豹,整个日志本左边栏与右边栏都拧吧了。而且很显然,它拧吧得特别有个性。因为正如你所看见的,它在别人的屏幕上特温顺,惟独在我这台机器上跟我闹别扭。
  为了医治好这种病态的别扭,我无所不用其极:
  把日志程序删除了重新上传安装,没用。
  然后我发觉其他网站比如结绳堂的LBS也是错乱的,甚至于我跑到LBS鼻祖那里看,他那儿也是错乱的(惟独只慕容的风雨楼还很正常)。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0

搁哪儿安全

 
  我也不知道这个日志程序到底怎么了,但整个侧边的导航栏全部都沉到最下方,显然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急着把所有程序再上传一次,但是今天空间管理员告诉我说,我这个网站的 DNC遭到攻击,或者就是症结所在?
  接触网络越久,感觉这东西愈发象一个无底洞,说不定什么时候,你所托付给它的东西就会石沉海底。
  好多特别珍贵的宝贝,你到底放在哪里算是最安全的?
  曾经在湖北一家地方网站写过很多文字,后来弄丢了。
  后来在博库网上写东西,结果也丢了。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