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织毛衣

  新电脑一直搁置在一边,我在赶着新年前把哥哥的毛衣织好。因为心怀感激,所以选了一种很复杂的花样,结果就是:
  吼吼,每天十分辛苦!!
  今年把未完成的作品拍个彩信发给大哥,可把他给乐坏了——北京的嫂子大概手艺不行吧?不然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呢?
  附带说一句:北方的姐妹好象都不大爱女红的,所以在南方女人看来十分自然平常的家务手艺,到了北方男人眼里,那可是很了不起啊!!
  俺最后一句话写的匆忙,也不知道表达清楚没有。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4